<fieldset id='8crrg'></fieldset>

  • <dl id='8crrg'></dl>

        <i id='8crrg'><div id='8crrg'><ins id='8crr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8crrg'><strong id='8crrg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1. <ins id='8crrg'></ins>
      2. <span id='8crrg'></span>
      3. <tr id='8crrg'><strong id='8crrg'></strong><small id='8crrg'></small><button id='8crrg'></button><li id='8crrg'><noscript id='8crrg'><big id='8crrg'></big><dt id='8crr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crrg'><table id='8crrg'><blockquote id='8crrg'><tbody id='8crr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8crrg'></u><kbd id='8crrg'><kbd id='8crrg'></kbd></kbd>
        1. <i id='8crrg'></i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8crrg'><em id='8crrg'></em><td id='8crrg'><div id='8crr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crrg'><big id='8crrg'><big id='8crrg'></big><legend id='8crr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都市怪談之鬼舞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成人动画片网站_成人动画网站_成人动漫网站

              小韻坐在輪椅上,在著偌大的舞臺上慢慢地轉動著輪椅,她閉上眼睛,仿佛自己正在翩翩起舞……

              小的時候,小韻問過媽媽:“為什麼別人的腿能走路,而我的不能?”

              媽媽聽瞭搖頭嘆息,眼睛裡閃閃發亮。小韻便不再問瞭,她側著頭看著窗外,風吹著樹枝沙沙作響,漫天的烏雲像是一大團散開的墨跡,壓在心裡沉甸甸的,就因為這種壓力,小韻要比同齡的孩子成熟、懂事。

              突然小韻的輪椅一頓,有人抓住瞭她的手,她睜開眼睛,看見瞭孟飛那張帥氣的臉,正含笑地望著她,她的心因此跳動的厲害,可面色卻冷冷地說道:“你怎麼來瞭?”

              孟飛說,“我來接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不用!”

              小韻快速的轉動輪椅,想要擺脫孟飛的控制,可孟飛很固執的抓住瞭她的手,一臉的真誠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扭過頭去,她不敢和孟飛那雙好看的眼睛對視,她怕自己一不小心泄露瞭太多的情感,因為自己隻是個可憐的瘸子。

              孟飛今天像是鐵瞭心一樣不肯放過她,他將小韻的手緊握,然後放在自己的心上說:“你聽見瞭嗎?這顆心因為你而狂跳,為什麼你要一再地拒絕我?”

              小韻白著臉想要抽回自己的手,可是孟飛抓得很緊,眼睛裡的柔情淹沒瞭她眼裡的慌亂,這一刻她的心徹底淪陷瞭,慢慢地慢慢地被他抱在瞭懷裡……

              小韻在他懷裡沒有在掙紮,她瞪著眼睛看著舞臺的深處,那裡竟然有一雙眼睛,很好看的眼睛正怪異地在看著她,那眼裡有許多小韻不懂的東西,有嘲笑、鄙視、更多的一種小韻看不懂的情愫,突然它眨瞭一下沖著她笑瞭一下,憑空消失瞭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因為恐懼渾身輕輕地抖動著,她推開瞭孟飛說道:“我們走吧!”

              孟飛對小韻突然的變臉並沒有驚訝,女人似乎都是這樣反復無常,他站直瞭身體,把她送回瞭傢,回去的時候他想和小韻一起進去,可被小韻擋在瞭門外,對他說:“你回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孟飛有些失望,一步一回頭的走瞭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世界愛一個女人真難,愛上一個殘疾有錢的女人更難。

              孟飛知道自己缺什麼,不是愛、是錢,有錢的女人很多,可真正好控制的隻有小韻這樣的女人,他想自己聰明,應該去走捷徑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回到傢的時候,母親正焦急地站在門口,看見她,又看瞭看她的身後問道:“小孟哪?他說去接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我讓他回去瞭。”小韻淡淡地回答。

              母親張瞭張口,想要勸她幾句。可小韻已經快速地滑動著輪椅進瞭自己的屋,門砰地一聲關上的時候,也把媽媽的嘆息聲關在瞭門外。

              那晚小韻睡得極不好,她總是夢見那雙眼睛,它像精靈一樣,在她身邊繞來繞去,似乎有什麼話要和她說,可眼睛是不會說話的,它隻能用眼神來表示情感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很困惑,不知道它想告訴自己什麼,突然它向外飄去,小韻急瞭,緊跟瞭過去,它不緊不慢地飄進瞭小韻傍晚去的那座影劇中心,這座影劇中心離小韻傢不遠。是她父親為她建的,因為她愛看跳舞,愛看那些健康的身體在舞臺上翩翩飛舞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跟進去之後,那雙眼睛不見瞭,而她就站在舞臺的中央,當她發現的時候,她驚訝地尖叫,因為自己是一路走來的,用腳,用自己的一雙腳。

              她激動得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,她小心地挪動著自己腳,腳步輕盈異常,她笑瞭,閉上眼睛想象著記憶中那些舞動的身姿,她的腳便隨著記憶翩翩起舞,旋轉,直到她被自己的笑聲驚醒……

              然後她失望地睜開瞭眼睛,自己躺在床上,她下意識的摸瞭摸腿,腿毫無感覺。她沮喪得幾乎落淚,甚至恨起瞭夢的殘酷。她掀開被子,打算下床,突然她的眼睛定格在瞭床單上,腳下的地方很臟,腳更臟,這說明……這說明……夢是真實的?

              小韻的臉刷得一下白瞭,因為她想起瞭那雙怪異的眼睛,它會屬於誰?它為什麼要出現在她的世界裡,為什麼要給她這個詭異的夢?

              一連串的問題,因為得不到答案而攪得頭疼,小韻放棄瞭繼續考慮,既來之則安之,她什麼也不怕。

              她推開瞭自己的房門,叫瞭一聲“媽媽!”無人回應,她有些奇怪地又叫瞭一聲,屋裡靜悄悄的,她轉著輪椅來到瞭廚房,桌上擺著食物,看來媽媽是有事外出瞭,隻是她很少這樣不打一聲招呼就出門的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吃完瞭早餐,望著窗外明媚的陽光時,正好接觸到孟飛那張好看的臉,他貼著落地窗戶和她打招呼,她回應地笑瞭笑,走過去打開瞭門,孟飛把捧著的一束玫瑰遞給瞭小韻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有些感動地聞瞭聞花香,她的謝謝還沒說出口,人已經被孟飛抱瞭起來。他抱著她飛快的旋轉瞭幾圈,嚇得小韻尖叫連連。

              趴在他懷裡動都不敢動,孟飛看準時機吻瞭她的唇,小韻被他冰冷的唇一激,猛然推開他,可她忘瞭自己如今在他懷裡,怎麼能推得開。孟飛沒再強來,他離開瞭小韻的唇小心地問:“你……不喜歡嗎?”

              小韻錘著他的肩膀讓他放自己下來,這樣的氣氛讓她感覺快窒息瞭,她不是不喜歡孟飛,可是太快的親密接觸讓她很不適應。小韻被放下之後,她的眼睛看向瞭窗外,深深地嘆息著,腿上的殘疾,讓她對一切都抱有懷疑,特別是愛情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,她沒和孟飛出去,她想還是不要讓愛情進行的太快,慢慢來,也許能看清更多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媽媽是在中午的時候回來的,看見小韻在傢,有些驚訝,問她怎麼沒和小孟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沒說什麼,望著窗外兩隻飛舞的蝴蝶發呆,她在想要是自己是蝴蝶該多好哇,在大自然裡翩翩起舞該是多幸福的事情。看著看著兩隻蝴蝶突然變成瞭一雙眼睛,那雙眼睛她並不陌生,可是還是被嚇瞭一大跳,渾身瑟瑟發抖。這時一雙厚實的大手搭在瞭她的肩膀上,小韻扭頭看見瞭爸爸,她叫道:“爸爸!你回來瞭?不是說去印度談生意去瞭嗎?”

              爸爸微笑地點點頭,他笑得有些疲憊,然後他慢慢蹲瞭下來,摸著小韻那雙沒有知覺的腿問道:“最近有沒有什麼感覺?”

              “感覺?爸爸?”小韻提高音量,她想說我的腿怎麼會有感覺,可她突然想起瞭昨晚,那個奇怪的夢,這算是感覺嗎?她不確定。

              爸爸有些失望,他拿起瞭電話邊打邊走瞭出去,小韻想跟出去聽聽爸爸給誰打電話,可她知道她的輪椅走到哪裡都會有輕微的響動,她不想讓爸爸知道她在偷聽他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她回到瞭臥室,躺在瞭床上,心裡有些煩躁,她還想做夢,做一個和昨晚一樣的夢,所以她很快就睡著瞭,再次醒來的時候,她在醫院,那種特殊的味道刺激瞭她的鼻子,她揉著鼻子醒的時候,爸爸媽媽都在她面前,很緊張的樣子。

              她輕輕的問:“我怎麼瞭?”

              “你暈倒瞭……”媽媽說道,一臉的關切。

              她動瞭動身體,兩隻腳有些麻木,她伸手錘瞭一下,竟然有瞭疼的感覺,她指著腿驚訝的張大瞭嘴。

              父母對她的異樣並沒有在意,好像她的腿一直都是這樣,而她也並不是瘸子。以後她的疑惑變得越來越深,一覺醒來,她不但不是瘸子,還是個跳舞天才,爸爸的那座影劇中心就是為瞭她演出建造的,還有從小到大她跳舞的獲獎證書,還有她跳舞的照片,讓她不得不相信,她做瞭一場噩夢,噩夢裡她是個可怕的瘸子。

              同樣屬於夢境的還有一個人那就是孟飛,父母堅持沒有這個人,而她的男朋友是個年輕的企業傢,很有前途,這一切一切讓小韻迷惑瞭,分不清哪是夢哪是是現實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如今的小韻很快活,她能站在臺上,翩翩起舞,不但如此,還有鮮花還有掌聲,還有,一雙她永遠忘不瞭的眼睛,那雙眼睛總是跟著她臺上臺下,甚至是夢裡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次,那雙眼睛裡的情感小韻似乎懂瞭,是悲哀,一種讓她心碎的悲哀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想要找出著雙眼悲哀的原因,它似乎懂得她的想法,把她帶到瞭一個荒郊,在那裡小韻看見瞭一具屍體,這具屍體的腿不見瞭,眼睛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  那雙飛著眼睛就屬於這具屍體,它飛到瞭屍體的眼眶裡,屍體像是有瞭生命一樣睜開瞭眼睛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被嚇壞瞭,她想動可是腿又變成瞭兩個棒子挪不動一分一毫。她想喊可是嘴巴像是黏住瞭一般。眼睜睜的看著屍體流著淚看著她的雙腿,好像那雙腿是她的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小韻一驚,醒瞭過來,渾身早被汗濕透瞭,黏黏地粘在瞭身上。她想出去沖個涼,看見爸爸在和一個人低聲說話,那個人她並不陌生,是孟飛。他在嚷著什麼小韻聽不清,她悄悄地走過去,聽著孟飛說道:“你做瞭什麼我都知道,你害死瞭一個女孩,把那個女孩的腿換給瞭你女兒,還禁止我和你女兒接觸,你太狠瞭吧?”

              父親悶哼一聲道“我勸你還是拿著錢走人,不要再出現在我面前,至於為什麼不能讓你見小韻,我想你明白,你是真心愛她嗎?你不過是想要錢,現在我給你,你快滾吧!”

              小韻聽不下去瞭,她的心像是被針紮一樣,一陣陣刺痛,她看著那雙腿,想起女孩那雙悲戚的眼睛,她流淚瞭,她知道沒有腿是多麼痛苦,所以她知道女孩是多麼痛苦。

              那晚她悄悄地走瞭,去尋找女孩的下落,女孩是一位舞者,得瞭一種罕見的疾病,她把自己賣給瞭父親,換瞭一筆錢給她窮困的父母。最後小韻去瞭女孩的墳前,她跳瞭一支舞,帶著心裡巨大的悲哀。

              後來誰也沒有再看見小韻,她的父母因此她的失蹤差點瘋掉,發瞭無數張尋人啟事,可小韻就像人間蒸發瞭一樣消失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