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eers2'><strong id='eers2'></strong><small id='eers2'></small><button id='eers2'></button><li id='eers2'><noscript id='eers2'><big id='eers2'></big><dt id='eers2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ers2'><table id='eers2'><blockquote id='eers2'><tbody id='eers2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ers2'></u><kbd id='eers2'><kbd id='eers2'></kbd></kbd>

      <ins id='eers2'></ins>
      1. <dl id='eers2'></dl>

        <i id='eers2'></i>
          <i id='eers2'><div id='eers2'><ins id='eers2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<span id='eers2'></span>
          <acronym id='eers2'><em id='eers2'></em><td id='eers2'><div id='eers2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ers2'><big id='eers2'><big id='eers2'></big><legend id='eers2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eers2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eers2'><strong id='eers2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守夜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8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成人动画片网站_成人动画网站_成人动漫网站

            我老傢是西北的一個小村子,由於地理位置太過偏僻,每次回去我都不得不忍受長時間的旅途折磨,有將近三十多個小時是在火車和汽車上度過。

              那年冬天,等我到傢已經是晚上九點多瞭,三輪摩的在我付瞭錢後,一聲輕鳴便消失瞭,大門內的老柴狗卻警醒地吠個不停。“誰啊?是二小子麼?”母親的聲音從屋內傳瞭出來。我應瞭一聲,母親趿著棉鞋,給我開瞭門。

              吃完母親給我煮的一碗酸菜面後,我才想起一直沒見到父親。

              “村頭張傢的老頭過世,你爸守夜去瞭。”母親仿佛看透瞭我的心思。

              我所在的村子很小,因此誰傢有點事,大傢都會出份力,特別是喪葬之事。我們村有守夜的風俗──在人死後,村裡每戶出一人,拎著一卷黃紙來到主事人傢,然後圍坐靈堂前,靜靜地守上一夜,算是對死者的緬懷和悼念。

              我對母親說瞭一聲,便朝張傢走去,一進門就看見瞭靈堂前的父親。他和大夥圍坐一圈,中間是一個破搪瓷盆做的火爐,裡面是燒得通火的老樹根。我的眼光越過圍坐的眾人,看向他們身後的靈堂,一張簾子擋住瞭我的視線,簾子前一個小方桌上放著香爐,裡面插著幾根線香和一支細竹棍,棍子上系著引魂幡,幡上是曲曲折折的符文。香爐旁邊是一盞清油小燈,隨著我進來的一股風將油燈的火焰吹得東西搖晃,襯得整個靈堂更加詭異。

              我和認識的長輩、同輩打瞭招呼之後,便讓父親回傢休息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守夜是一件很耗人精力的事情,大傢就那麼坐著,除瞭聊天,基本沒有其他娛樂,對著一盆火,耗著時間。許是白天坐車久瞭,在火盆旁坐下沒多久,我的眼皮就開始打架,面前溫暖的篝火更是滋長瞭困意,我不知不覺睡著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一股冷風吹醒瞭我,睜開眼,才發現靈堂的門敞開著,之前圍坐一圈的人此時一個也不剩,隻有火盆裡的木炭無力地燒著。我站起身,伸伸懶腰準備回傢,這時,一隻手從一旁的陰影裡伸瞭出來,我下意識地退開一步,睡意全無。

              那隻手拿瞭一些劈好的木頭,放到火盆裡,火光較之前亮瞭一些,陰影中露出一張臉來──是個老頭兒。他穿著一件不知年月的大衣,支著高高的領子,半張臉陷在裡面,隻露出兩隻眼睛和一撮花白的胡子。

              “謝傢仔,想不想聽個故事啊?”

              父親姓謝,村裡長輩一般都這麼叫我。

              我看瞭看屋外黑沉沉的夜,想瞭想,坐回老頭兒跟前。

              你們後生仔不知道,其實,很早以前的守夜不是這樣的,要比現在復雜講究得多。

              那時守夜是在野外墳地裡,身後不是靈堂,而是新起的墳墓,烤的也不是盆火,而是玉米稈。這個燒玉米稈是有說法的,是在給過世的人“燒炕”,好讓他們在新地兒過得舒服一些,少打擾活著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雖是這樣,但有一個地方的墳地卻沒有人敢去──就是北山。

              老輩人說那裡陰氣重,時常有鬼聲傳出,那聲音我聽過,很嚇人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年,大概也就是眼下這時節吧,記得當時下瞭一場不大不小的雪,山上到處都是白白的,李傢的老頭子就是在那場雪中去世的,八十多歲,兩個兒子送終,有福的人啊!

              李傢大兒子從外縣請瞭一個名頭很響的陰陽先生為李老頭看墳地,最後去瞭一趟北山,在那兒看上瞭一塊地,說是什麼福蔭之地,埋在那兒能富三代。

              李傢兄弟對先生的話十分相信,就決定用那塊地兒來埋李傢老頭,一切收拾停當,一個問題卻難住瞭兄弟倆:誰去給李老頭守夜呢?村裡人,包括他們自己在內,對北山墳地都有一種天生的恐懼。

              李傢兄弟為此好幾宿沒有睡好覺,一天終於想起一個人來,這個人就是二十四。

              你們後生仔沒有見過二十四,在當時他可是很有名的人。為什麼有名?一是他和常人不一樣,常人手腳一共二十個指頭,而他有二十四個──他的名字也是這麼來的。他還有一個特點就是膽子特別大,他曾經跟人打賭,要去墳地睡一晚,最後是他贏瞭。

              聽說李傢兄弟願意出三十塊錢,雖說是去北山守夜,二十四也應瞭下來。那年月三十塊錢可不得瞭,比一些幹部一個月的工資還要多。

              那天晚上天特別黑,二十四背著兩捆玉米稈,拎著一個白燈籠就上瞭北山。

              或許是人少去的原因,北山的樹木異常茂盛,一些不知名的藤蔓糾結攀附,將墳地罩得嚴嚴實實。不過在二十四眼裡,這裡隻不過比別處樹大一些,陰森一些而已。

              到瞭墳地,二十四先抽瞭一鍋旱煙,然後慢慢悠悠地將玉米稈點燃。火光驚起瞭一群不知名的鳥,也照亮瞭周圍的環境,他身後就是新起的李老頭的墳,墳前的石碑亮晶晶的,像玉一樣。

              李傢的守夜有特別的規矩,除瞭“燒炕”外,還要點天燈。這是陰陽先生特別叮囑的,大概是為死去的人指路吧。除瞭這些,還需在離墳不遠處釘一根畫有符咒的木樁。

              二十四看瞭看方位,將竹竿挑著的白燈籠擔在肩上,準備找個地兒把木樁釘下去。走著走著,他發覺不對瞭,肩膀上的竹竿像是身後有人用力拽一樣地開始往後竄,難道真的有鬼?!二十四大著膽子回頭看瞭看,身後隻有燒得正旺的玉米稈,於是他心一橫,又往前走,沒想到身後的力量更大瞭,他趕緊停瞭下來,膽氣有些動搖,背上細密的冷汗漸漸多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僵持瞭半天,他心想再耽擱下去也不是個事兒,於是在外衣上蹭瞭蹭手心的汗,又試著往前走瞭一步。“嗖──”二十四肩上的竿子一下子沒瞭,他回頭一看,竹竿帶著燈籠已經飛上瞭半空,明晃晃的白燈籠像月亮一樣迅速升起。

              二十四有些目瞪口呆,以前睡墳地的膽氣一下都泄光瞭,兩腿像風中的枯葉一樣抖動起來。這時他也顧不得什麼方位瞭,從懷裡取出木樁迅速往地上一插,然後從旁邊撿過一塊石頭,幾下釘結實瞭,趕緊起身往回走。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更加讓二十四膽戰心驚的事情出現瞭,轉過身的他再怎麼用力,都無法挪動一步,仿佛剛才那隻手的興趣轉移到瞭他的身上,死死地拽著他的一條腿……

              正當我聽得興起,也是故事高潮的時候,老頭兒卻突然停瞭下來。

              “後來怎麼瞭?”聽得入迷的我有些著急。

              “第二天,村裡人在墳地找到瞭已經死去多時的二十四。他就那樣站著,兩條腿一前一後,像是在走路,眼睛睜得很大,手也緊緊握著,竟是活活被嚇死的。村民在離他不遠的地方還發現瞭一根竹竿和那盞燈籠。”老頭兒慢悠悠摸出瞭旱煙袋。

              一陣風吹進靈堂,油燈又晃瞭晃,盆裡新放的木條還未燃著,起瞭一陣煙,嗆得我直咳嗽。

              老頭兒用一根木條將火挑瞭挑。

              我看瞭一眼,頭皮立刻開始發麻。老頭兒伸出的手上有六根指頭!一根瘦小的指頭像不合群的羊,遠遠地支在手掌旁邊。

              故事中的二十四有二十四根指頭,一隻手正好有六根!

              那個在幾十年前就已經被嚇死的二十四,竟然就在我的身邊,而且還抽著煙給我講瞭一個關於守夜的故事?!

              我一動不動,靜靜等待著,希望天快些亮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老頭兒沒有動作,隻是吧嗒吧嗒地抽著煙。

              他的靜默,在我看來是最陰險的不懷好意,他在觀察,找我的破綻。我愈發不敢動瞭,連呼吸都小心翼翼,雙手也暗自抓緊瞭,如果他突然發起動作,這個木凳或許能替我擋一擋。

              我們的對峙持續到窗外開始發白,村子的狗叫瞭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隨著狗叫,抽煙的吧嗒聲消失瞭……

              我是被張傢的二小子叫醒的。我並沒有對他說起自己昨晚的經歷,隻是做瞭個決定,以後再也不去守什麼夜瞭,也不想再聽到守夜這個詞,永遠都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