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s3gbp'></span>

      1. <i id='s3gbp'><div id='s3gbp'><ins id='s3gbp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fieldset id='s3gbp'></fieldset>

        <acronym id='s3gbp'><em id='s3gbp'></em><td id='s3gbp'><div id='s3gbp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3gbp'><big id='s3gbp'><big id='s3gbp'></big><legend id='s3gbp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<dl id='s3gbp'></dl>
        <i id='s3gbp'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s3gbp'><strong id='s3gbp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ins id='s3gbp'></in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s3gbp'><strong id='s3gbp'></strong><small id='s3gbp'></small><button id='s3gbp'></button><li id='s3gbp'><noscript id='s3gbp'><big id='s3gbp'></big><dt id='s3gbp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3gbp'><table id='s3gbp'><blockquote id='s3gbp'><tbody id='s3gbp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3gbp'></u><kbd id='s3gbp'><kbd id='s3gbp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第七個神秘的患者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  • 来源:成人动画片网站_成人动画网站_成人动漫网站

            1

            “我的老婆,她失蹤瞭!”

            坐在教授對面的是個年輕人,蒼白的臉上寫滿瞭迷茫與恐慌。

            教授看瞭一眼助手小楊留下的登記簿──許世卿,那是這個年輕人的名字,除此外,再沒有任何說明。

            助手跟瞭自己8年,教授熟悉她的風格,每個上門來求診的患者,助手都會詳細詢問,盡可能地記錄下一切相關資料,先交給教授審核之後,再由教授決定,要不要接見這個患者。

            沒辦法,教授實在是太有名望瞭,這使得他的心理診所每天都爆滿,而教授又實在是太老瞭,老到每天最多隻能接見6個病人,再多一個,他的身體就吃不消瞭。

            可是今天,助手不但沒在登記簿上對患者作出任何說明,而且,她犯瞭一個幾乎致命的錯誤,這個叫許世卿的年輕人,是今天的第七個患者。

            似乎看穿瞭教授的迷惑,許世卿說:“您的助手跟我說過,您一天隻能接見6個患者,今天的名額已經滿瞭,讓我明天再來,可是,我實在是急著見您,才硬闖進來的!”

            教授看著這個滿頭大汗的年輕人,依然是一臉迷惑:“許先生,您的妻子失蹤瞭,您為什麼不去報警,卻跑到我這裡來呢?我隻是一個心理醫生,又能幫到您什麼呢?”

            許世卿搖瞭搖頭:“沒有用的,我知道,警察肯定找不到她的,並且,她失蹤還不滿24小時,警察也不會受理的。”

            看著許世卿凝重而絕望的臉,教授好奇起來:“那麼,您的妻子,到底失蹤多久瞭呢?”

            許世卿慢慢抬起頭,汗水源源不斷地從額頭滑落:“教授,已經兩個小時瞭,我的老婆她,已經失蹤兩個小時瞭。”

            教授氣憤瞭:“胡鬧,兩個小時也能算失蹤!我累瞭,今天就到這兒吧,你的事情,我也幫不瞭你,小楊,送客!”

            許世卿急瞭,撲上來拉住教授的手,聲嘶力竭地喊著:“教授,您給我五分鐘的時間,聽我說完她失蹤的經過,您再做決定也不遲啊!”

            2

            許世卿自小便癡迷古董,大學裡學的也是考古專業,大學畢業後就跟桑落結婚瞭,把桑傢的四合院老宅改造成瞭一個古董店,因為太過喜歡,平時古董店裡的東西也是賣得少,收藏得多。

            桑落是個心理醫生,主攻的是催眠方向,有時候遇到不順心的事兒,她就會說,真希望給自己做一次純粹意義上的催眠,這樣就可以拋開一切煩惱,去另一個世界瞭。

            對於妻子的感嘆,許世卿每次都隻是搖搖頭,當個笑話聽聽就罷瞭,直到今天下午。

            下午有一個客人送來一卷古書,想要寄賣,看紙張年份應該是元明時期的。

            當著客人的面,許世卿沒好意思翻看書的內容,可是心裡早就癢癢的,跟客人寒暄瞭幾句,客人前腳出門,許世卿後腳就關瞭古董店的大門,他要一個人好好看看,這古書到底記載瞭什麼內容,說不定會發現大秘密。

            想到這裡,他的心狂跳起來,幾乎是小跑著跑到櫃臺後,他把古書放在瞭櫃臺後的抽屜裡。

            可是,拉開抽屜,裡面空空的,古書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因為剛剛中午過後,店裡很冷清,許世卿記得清清楚楚,剛才店裡除瞭送來古書的那位客人,就隻剩下自己瞭,不對,好像剛才桑落也出來過。

            一定是桑落拿去看瞭,桑落這個人對任何古董都沒有興趣,說是每樣古董上都沾著死人氣,不吉利,可是,也有例外,那就是──古書。

            想到這裡,許世卿急急忙忙地趕往後屋的臥室。

            隔著老遠,許世卿就聞到一股濃鬱的香味,他皺瞭皺眉頭,他太熟悉那個味道瞭,每次桑落給自己催眠時,都會點燃那種熏香。

            桑落經常會給自己催眠,但每次都是在晚上,今天這大白天的……

            隔著玻璃窗,許世卿看到,桑落已經閉上眼睛,躺在竹木躺椅上,像是睡著瞭一樣,她面前的茶幾上,攤開著那本古書,看起來,好像桑落正仿照書裡的意境,對自己進行催眠。

            從客人送來這卷古書,到客人離開,前後不超過十分鐘,在這十分鐘裡,桑落發現古書,然後,立刻對自己進行催眠,由此可見,書裡的內容一定非常吸引人。

            這讓許世卿愈發急切地想知道古書的內容,可是,他知道,不能打擾被催眠的人,否則會傷害到對方的身體,所以,盡管許世卿著急,他也隻能等待,等待桑落的催眠結束。

            因為太著急,許世卿並未離開,就在臥室外來回繞著圈子,不時抬頭看一眼,看看桑落是否已經醒過來。

            然後,詭異的事情發生瞭。

            數不清是在第幾次,許世卿抬頭後發現,桑落不見瞭。

            推開門,躺椅上空空的,屋子裡也沒有人,熏香還在燃著,古書的書頁被門外吹來的風掀動著,沙沙作響,許世卿還能感覺到桑落留下來的氣息,可是,她就這麼在他的眼皮子底下,活生生地消失瞭。

            許世卿本能地掃瞭一眼古書上攤開的那一頁,視線就此頓住,過瞭好久,他才抬起頭,倒吸一口涼氣!